发布时间:2022-09-07 05:03:32 来源:雷竞技ray官网下载 作者:ray雷电竞官网

  春节前夕,换上霓虹闪烁的电竞酒店招牌,原本快捷酒店标准的客房塞入几台高配电脑,长沙天心区一家老牌酒店的生意来了。

  吕星磊是这家新电竞酒店的老板,也是一名“资深酒店业主”。从2006年开始加盟7天酒店至今,已经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16年,转型电竞酒店,是他去年夏天时就下定的主意。

  改换门庭前后,吕星磊酒店生意反差明显,从往日的不到50%入住率跃升到90%乃至满房。

  坐在一台开着《英雄联盟》的电脑前,游戏画面的流畅程度是吕星磊用来判断酒店网速是否达标的方法,他保持着惯常的姿势,夹着烟,等待每天下午结伴而来的年轻人们。

  “客群不一样了,以前一有疫情酒店立刻歇菜,不止我们,周边的汉庭、如家也都是这个鬼样子,”吕星磊仔细研究了春节期间客人的身份证信息,发现和自己判断差不多,“都是周边年轻人约着过来一起上网,初二开始都是满房了。”

  酒店开业前,吕星磊做过一番实地调研,他定客房价格的方式是客房加上网咖高配机10个小时左右的市场价,这样加起来双人房的价格300元左右,多人间价格会更高一些,容纳5-6人的房型一晚售价则在800元左右。

  很快,吕星磊发现电竞酒店和传统酒店的一些差别,“越是人多的房型越好卖,大部分客人对客房性价比的描述总结起来就一个:开黑体验好不好。”

  由于电竞酒店客房的私密性,在多人房“开黑”的团队能够方便的进行交流,因此能够打出较好的配合,还会默契的选择一些很占优势的进攻方法、配合方法。

  “如果开黑对面都是互相不认识的路人(又称野店)的话,这是占有很大的优势的。”吕星磊总结道。

  年轻人的“开黑”需求刺激了电竞酒店市场的快速发展。携程平台数据显示,今年春节期间电竞房订单量同比上涨超过80%。

  曾为一代人带来互联网启蒙教育的网吧衰落了,经济型酒店也在疫情冲击下步履维艰,电竞酒店却如雨后春笋在各大城市、县城拔地而起。

  在距离长沙1200公里外的成都,另一个年轻人比吕星磊更早一步登上了电竞酒店行业的舞台。

  鲁韦是成都一名电竞酒店的店总,在他看来,今年春节电竞酒店生意爆火的一个潜在原因是年味愈来愈淡了。

  “其实现在的年轻人过年也跟平时一样过,回都回来了,聚一起总得找个能够大家一起消遣的方式。”

  不同于传统酒店对接的商旅需求,电竞酒店聚焦于本地生活圈,到店用户会长时间待在房间里,会延伸饮食等相关的房内消费,用户续住率、滞留性和消费频次更高。

  鲁韦的酒店就在成都动物园附近,爱聊天的客人告诉他,“现在春节出来团聚吃饭,娱乐方式无非就是电影、唱歌、周边游,很多男生对这些还不感冒,约三五好友打打游戏更直接。”

  “过年去电竞酒店通宵打游戏,感觉又回到上学那会了。”95后男孩白树森毕业刚满两年,他是鲁韦店里的常客。

  整个春节假期,白树森都和兄弟们泡在电竞酒店,他的理由很简单,“老同学难得见面,约来网吧一起玩游戏,现在电竞酒店比网吧环境和电脑配置都好不少,通宵打游戏也就适合春节期间搞,上班‘996’哪来的时间。”

  这种状况在鲁韦所在的电竞酒店微信群里引起共鸣,“很多同行都说,春节期间酒店上座率都是满的。”

  以爱电竞酒店为例,该酒店相关负责人向旅界透露,今年春节期间新开业门店7家,出租率100%以上门店达80%,综合平均房价550元,RevPAR(每间可销售房收入)超过了大部分经济连锁型酒店。

  对此,一名业内人士认为今年过年电竞酒店热源于两个方面,“首先是以电竞酒店、温泉酒店、亲子酒店等不同类型特征的主题酒店,正在成为都市人群的休息消费主流趋势;其次电竞酒店热正说明了,年轻人的个性化需求市场日益旺盛,得益于近两年国内电竞市场的火热,带动更多青年爱上电竞,反应的是电竞对相关产业的带动作用。”

  这届年轻人不看春晚,但是喜欢一头扎在酒店里开黑,这对电竞酒店经营者无疑是个利好消息。

  70后吕星磊经历过网吧火遍大江南北的年代,那时候486、586白颜色的台式机,一排排摆放着,每个小男孩都觉得新奇,排队去看,电脑里竟然有这么多的陌生世界。

  快速迭代的电竞酒店取代了网吧的江湖地位,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内卷大战即将到来。

  根据同程研究院所发布的《中国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2021》,2021年全国电竞酒店的存量预计将达到1.5万家,到2023年则将突破2万家。

  而据业内数据显示,这一数据在2019年仅为500多家。也就是说,短短两年时间,市场得以数十倍增长。

  在知乎上,曾有人分析了在某二线城市中,经营一家电竞酒店的前期成本结构:3000平米的大平层总预算近300万,共有30间电竞房;双人间、四人间、五人间的装修成本分别为3.9万、4.5万和4万元;年总收入达325万元,年耗材和运营支出加总为204万元;算上前期成本,回报周期为两年左右。

  两年的回本周期,对二三四线等城市的创业者来说,有着很强的吸引力,也是经济型连锁酒店喜爱承诺但很难达到的回本周期。

  但吕星磊清晰地意识到,“电竞酒店的成本核算绝非如此简单,倘若周边有了新店,军备竞赛在所难免。”

  越来越多的中小电竞酒店为了抢占市场,开始在店内增添更多服务,包括在房间安装投影仪,以让玩家能在更大的屏幕上观看电竞赛事,还有酒店甚至组建起玩家间的小规模赛事,以此更好地培养顾客群体。

  活跃的资本杀入电竞酒店赛道,后果就是重资产、无壁垒、同质化的电竞酒店若不未雨绸缪,或重蹈当年网吧的一地鸡毛覆辙。

  “有些新手一上来就满场全配最好的,到了第二年,都落伍了,别人升级了最新的,可他再也拿不出资金去换了,” 鲁韦冷笑道,“那就完蛋。”

  电竞酒店的出现,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就是为了讨好年轻玩家。毕竟这一群体是市场消费主力。

  但事实上,鲁韦认为,电竞酒店设备配置更新换代速度很快,可能三年就得更新一次硬件,以保障消费者的体验不受影响,这笔预算要超过常规连锁酒店的维护费用。

  “那也比开个传统连锁酒店半死不活强对吧?”吕星磊吐出个烟圈,他已经准备好在元宵节过后的酒店淡季更新下酒店网络设备,“既然入局,就做好了时刻战斗的准备。“



上一篇:电竞酒店兴起!三年增加超万家行业高增长或将持续
下一篇:拼房?!探访火爆的电竞酒店:疫情下年轻人隐秘聚集点
XML地图